学海无涯苦作舟

发布于 22 天前  52 次阅读


今年5月,刚刚参加完曲阜师范大学成人高考的聊城市民陈春秀发现,自己原来已经上过一次大学。2004年,另一个“陈春秀”就被山东理工大学国贸专业(专科)录取了。

16年前,陈春秀一直都没等到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她曾向当地教育部门询问,被要求:

你得证明你自己是自己。

不能自证的陈春秀这些年只能做做餐馆服务员这种基础工作,如果不是不甘心想提升一下自己,也许16年前的秘密就永远不会被揭开了。

聊城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深厚的市民文化孕育了中国两部不朽名著:

《水浒传》和《金瓶梅》。

两部名著里有不少厚黑学和钻营技巧的描述,没想到几百年后还没有失传。昨天,由山东省纪委监委机关、省教育厅、省公安厅等部门单位组成工作专班发布了官方通报,两起发生在聊城的顶替案被还原了细节。

2004年,顶替陈春秀入学的陈艳萍当年只考了303分。王朴石当年也差不多是这个分数,现在只能去卖煎饼。

还好陈艳萍有个曾在市招商局工作然后后下海的爹,还有个当时干乡长的舅舅。

他们先后窜通当地招生办、陈春秀母校、邮政局以及当地派出所、理工大学招生办,完成了对陈春秀的顶替。乃悟数了一下,一共5步。

陈春秀真是一颗合适的软柿子。

父母都是农民,一旦出事也容易“摆平”。正如陈春秀父亲说的那样:

他们打听我是个老农民,怂人,要是有能力他们也不敢。

通报里的另一个被顶替者王丽丽的流程更加简单。

2016年,顶替者陈伟马上就要担任东昌府区柳园街道党工委委员时,牵涉到组织调查,需要王丽及其父母配合。她直接找上门来,一一询问王丽丽的父母信息、出生年月等:

要认干亲。

没有人会随随便便喊别人爹妈的。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的王丽丽发现了自己当年被人顶替入学的事情后,曾向聊城市相关部门举报,无果而终。

昨天的通报里,终于查出来了。顶替者陈伟的父亲找到了聊城农业学校的领导和派出所领导,就完成了顶替,一共只用了两步。

别看只有两步,还是有很多疑问没有被通报解释清楚。

通报里说,聊城农业学校校长李广运于1999年因贪污受贿被开除公职,并被判刑13年,因而不予追究。

1996年,王丽丽报考聊城农业学校畜牧兽医专业实践生,她只考了312分,没考上。顶替者陈伟实际上只是利用了王丽丽的身份,被聊城农业学校违规降分录取。

如果能做到直接降分录取,为什么不自己参加考试,还要找个落榜生来顶替?官方通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乃悟查了一下,1996年湖南省农校的招生简章。报考者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20岁以下,初中毕业。

也许有一种可能,顶替者连初中毕业证也没有,如果真是这样,还需要王丽丽就读的中学帮助才能补齐这一环。

是不是有这种可能,通报中没有提。

还有,顶替者陈伟是在1996年入学聊城农业学校的,帮她运作的该校校长李广运1999年被判刑,他有没有交代帮顶替者运作的违法事实呢?如果交代了,那么有关部门有充足的时间查清来龙去脉,取消顶替者的学籍。

但他们没有。陈伟依读完中专,此后顺利成为一名副科级干部。20年后,他们回复王丽丽:

情况基本属实,但来龙去脉查不出。

通报发出后,记者曾采访了王丽丽和陈春秀的家属。王丽丽表示还有许多不清楚的地方需要询问,并表示将继续追责。而陈春秀的家属至今还没有将结果告知尚在医院陪护母亲的陈春秀:

所有人都被处分了,但小姑娘的一生都被毁了。

顶替者陈伟的父亲叫陈丙苓,顶替者陈艳萍的爹一样是个生意人,而且生意规模都不大。

乃悟数了一下,通报中被处分者多达46人,其中涉及刑事犯罪的被公安机关调查的只有5人,分别是陈艳萍,陈艳萍父亲及其舅舅、顶替王丽丽的陈伟及其父亲。

剩下的人里没有一个副厅级及以上干部,大家聚在一起就改变了几个孩子的人生。

很多人纳闷儿《金瓶梅》为什么把西门庆请谁吃饭,给谁送礼写得那么详细。作者可能想说,不会打老虎,又不会写文章考试,再不搞请客送礼吃吃喝喝这一套,在聊城这个地面儿上可能只剩下“大郎,喝药吧”这一条路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