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网络主播成了正义使者

朴石打死也没想到,星球商业评论会写一篇关于面膜的文章。上一次接触化妆品,还是偷偷用郝大星的凡士林。


但有一款面膜最近很红,前不久当下最红的网络主播李佳琪在直播diss了网红“血橙面膜”,说:


大家不要买这个面膜,效果不好,在韩国网站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


抖音上有人调查了血橙面膜,很快便被全网下架。然后李佳琪就被水军和代购围攻了,毕竟这是一款国际影星包贝尔,一线大咖李维嘉曾经站台的产品。


朴石觉得很惭愧,商业评论这碗饭越来越难吃了,连卖口红的都来抢生意。


李佳琪说这款面膜查不到任何信息,是因为这是一个转世投胎的产品。转世的过程,非常China。


朴石查了一下血橙面膜的商标所有者,这家公司的名字据说是由韩语翻译过来的,特别优美,叫金达美丽。朝鲜语肄业生郝大星研究了一下午,也没找到韩语里对应的词语,他最终发现,这家公司的英文名是JDML:


TMD,JDML不就是金达美丽的拼音吗?


顺着工商资料查询,就能发现,金达美丽的母公司,是北京唯美度科技,是中国连锁美容院巨头之一。


唯美度是一家差点在A股上市的连锁美容院,借壳上市的时候因为涉嫌并购内幕交易失败。


在媒体的宣传中,唯美度董事长陈光是一个不甘心做全职太太,为了梦想独自创业获取巨大成功的女强人,现在,唯美度在国内有超过5000家美容门店。


原来网红面膜的背后,是中国人。


2016年,陈光女士的唯美度先后收购了三家韩国的上市公司,建立起了从化妆品生产、销售到门店的全产业链,其中就包括血橙面膜的公司金达美丽。


血橙面膜真实的名字,其实叫“贝媂可丽水漾高保湿精华面膜”,看到这个名字,朴石仿佛被微商的大姐姐们包围了。


只是,唯美度是2016年才进入韩国的,而“贝媂可丽”面膜的进口批文,在2015年就发出来了,发给了延吉的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


在当时的批文中,“贝媂可丽”面膜没有标明生产商,现在血橙面膜包装的中文标签上,生产商依然是:


(株)自然人。


这就像老干妈的瓶子上,生产公司写的是“陶华碧女士”。


朴石花了点时间,终于把这款面膜的历史找出来了。


“贝媂可丽”其实是英文Beauty Kei的中译,Beauty Kei属于韩国一个化妆品代加工厂COEM,它负责为宝格丽和innisfree这些品牌做贴牌加工。后来,这个工厂推出了自己的品牌:


Beauty Kei“贝媂可丽”。


这才有了2014年贝媂可丽试图打入中国。这个自主品牌在北京和吉林的商场设立了一个不起眼的专柜,还花了很大力气寻找各省的代理商,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韩国人没想到,几年之后只用换个包装和名字,这款面膜就能在中国起死回生,崇尚韩国化妆品的中国人一度把免税店都买断货了。


只是,从配方来看,这款面膜和五年前并没有任何区别,当然和血橙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背后,都是唯美度的功劳。除了血橙面膜,今年二月份突然爆红的VN防晒霜就是陈光家族的产品。


推出的时候,张柏芝、李湘、杜海涛等一众明星曾为之站台,这个量级的明星,对传统的微商简直是降维打击。


至于产品是否真的好用,需要在意吗?


目前,唯美度在韩国有三家上市公司,其中最大的NEXTEYE的市值大约在12亿人民币,入股了化妆品公司NEW&NEW;还孵化了一家名为赢多美立的X射线设备上市公司。


不完全统计,唯美度已经控股了韩国十几家实体公司,涵盖化妆品、整形医院、美甲、饰品、皮肤管理、半永久等多个领域。


唯美度突然去韩国大肆扩张的原因也很简单,朴石发现,2016年,唯美度获得了北京淳信资本的战略投资,北京淳信资本是背靠央企中信集团的私募基金,投资唯美度,是中信资本在日化行业的布局。


根据宣传资料,中信资本和唯美度的合作量级在60亿元以上。血橙面膜的出口转内销,仅仅是双方合作的开始。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种资本巨头回国面临的第一道坎,是一个在网上卖口红的男主播。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我们来日方长。🌿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