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2.5亿美元 与历史和解

几年前,GUCCI的母公司曾经因为对假货忍无可忍而起诉阿里,马云说宁愿输掉官司也不和解,还说:


古驰手袋怎么能卖到这么贵?这很荒谬。


最近在另一场诉讼里,竟然是以阿里爸爸的服软为结局。路透社报道,4月29日,阿里巴巴同意支付2.5亿美元,与美国股民达成和解。


这桩诉讼,还要从五年前的一次内部会议说起,那时郝大星还在准备人生中的第五次小升初考试,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考上理想的初中。


2014年7月,奉工商总局的命令,网监司联合五省的工商局网监机构负责人组成行政指导工作小组,促使阿里巴巴正视和解决长期大量存在的违法经营问题。


7月16日,这个行政指导小组和杭州工商部门召集座谈会,阿里的高管到场接受行政指导。此次的会议纪要形成了一份白皮书。


在这份白皮书中,工商部门指出了阿里巴巴的5大问题:


主体准入把关不严、对商品信息审查不力、销售行为管理混乱、信用评价存有缺陷、内部工作人员管控不严。


这份白皮书一直没有公布。半年之后,工商总局才在下属的报纸上发布全文。


对于阿里巴巴这种需要完全信息透明的公司,真相迟到半年是不允许的。工商总局马上澄清这份“白皮书”没有法律效力,并在一天之内从网站删除。


但已经晚了,第二天阿里存托凭证股价大跌。


利益受损的美国股民就把阿里巴巴以及包括马云,蔡崇信在内的五位高管告上了法庭。他们认为阿里巴巴在上市的时候有意隐瞒了那场内部会议,隐瞒了曾经被监管部门约谈的事实。


这件事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当时工商总局公布这份内部会议纪要的原因。那时,工商总局抽检了一批购物网站,发现淘宝网正品率37.25%,数据公布后,引起了淘宝的抗议。


淘宝网官方微博以 “一位80后淘宝网运营小二”的名义发表公开信,说工商总局在网络查假货问题上“违规吹黑哨”,阿里巴巴和工商总局的口水战因此升级,这才有了工商总局一怒之下,把半年前的内部会议纪要公之于众。


白皮书的开头是这么一段话:


为了不影响阿里的上市进程,座谈会以内部封闭形式举行,鉴于目前监管情势,为廊清种种认知,才公布真相。


当时曾经有媒体人批评过工商总局:


工商局你是国家利益的看门狗,你有什么义务为一个外资公司的上市保驾护航?查处阿里平台的假货天经地义的事为什么搞得偷偷摸摸见不得人?


郝大星说,那次闭门会议本来是“为了不影响阿里的上市进程”,却为日后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现在阿里巴巴不得不花2.5亿美元来和解,阿里巴巴的回应是,在事实已经明确的情况下,再为一份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会议纪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毫无意义。


郝大星说,他愿意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还换这2.5亿美元,哪怕少两个零也可以。


阿里巴巴说,这样的漫长诉讼既无益于保障股东的利益,也无助于阿里巴巴专注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


事实就是这么简单,但起因值得每个人深思,折腾的是中国企业,损害的是企业信心和国家形象。


阿里巴巴的回应真的太有道理了,月薪3000还在996的朴石不由地陷入了深思,中国企业出海为什么这么不顺利?是不是美国股民想以此打击我国的民族工商业,直到有人插嘴:


师傅,你贴个膜怎么这么慢,还想不想挣这五块钱了。


我们国内的企业从来都是老老实实守法经营,投资者和上市公司从来都是相敬如宾,A股从来也没听过投资者因为一份会议纪要没披露就起诉公司。怎么一到了国外,就有这些事情?


朴石想了一天,也没搞清楚,到底是谁那么坏,折腾中国企业,损害了企业信心和国家形象?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我们来日方长。🌿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