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您为我的正义感买个单


刚刚结束的上海车展上,近百万观众参观了各大厂商带来的1500辆新车。作为每年车展的必备节目,维权者们也没有缺席。


流年不利的奔驰给展台附近的工作人员们配备了安全帽,奥迪车主们拉起了要真相的白色横幅,比亚迪的供应商们甚至穿上了“人BY脸 天下无D”的T恤来到了公司展台。


这些都是个人对抗厂商的维权,观致汽车的展台就和他们不一样。多位经销商身穿“坑害经销商”的T恤,连续两天包围了观致的展台。


事后,观致第一时间声明,支持经销商的合法诉求,同时指责此次维权幕后组织者“曾策划了多起汽车行业恶性维权事件”。


大星多渠道查了一下,组织观致经销商闹事的人叫王荣震,他并不是观致的经销商。一个群众,3年来多次为了各品牌经销商的利益前后奔走,这是怎样一种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2016年年中,进口现代汽车的30家经销商,在南通韩现4S店投资人、进口现代汽车全国经销商维权委员会会长王荣震的组织下开了个会,他们说,由于现代汽车的政策变化,导致自己无车可卖,亏损严重,有媒体报道说他们的诉求是:


“每家赔1.36亿,并且无条件退网!”


事发后,现代汽车协商的方案是每家补偿200万元,经销商们嫌少,他们身穿“现代汽车不良企业”的T恤,直接包围了现代汽车的中国区总部。


当年,进口现代4S店还有41家,按照经销商们的方案计算,现代要赔接近56亿元。大星去看了一下当年现代汽车的年报,净利润也就300多亿……


有意思的是,当时参与维权的经销商们,在面对媒体时并不能说出为什么索赔金额是1.36亿。浙江的一位经销商表示,投资进口现代4S店4年来,他亏了2000多万:


“这完全是厂家的阴谋!”


在整个维权过程里,维权联盟牢牢占据了舆论高点,借助媒体同情弱势群体的心理,王荣震带领大家把汽车厂商按在地上摩擦,赔偿要求从最开始的天价诉求不断变化,最终在年底与现代达成和解,但补偿金额没有公布。


从此以后,王荣震不卖车了,不论是宝沃、广汽、Jeep,还是最新的观致维权事件,他都是组织者,每次维权,他和团队里的律师等人上阵亲兄弟。


毕竟卖汽车太辛苦,又是被厂家坑,又是客户坐发动机盖。2018年,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暴跌近20%,市场的疲态里,经销商们的情绪很容易失控,但王荣震的生意好的出奇,他至少组织了3次经销商维权。


在组织Jeep经销商集体维权时,他说:


“我真的太累了,但是我知道我不可以放弃,为了伟大理想!为了我的承诺!我必须义无反顾,全力以赴。”


大星研究了一下去年宝沃汽车经销商维权的文案,与近几年的其他维权文案没有什么差别,甚至连文中的语病都一样,这么多年了,很多段落最后都没有句号。


线下活动也基本成套路了,先开会发稿,然后印一批口号T恤和横幅,趁车展大闹汽车厂家展区引爆关注,最后包围厂家总部。


3年来,多家车企选择私下和解,从没有人公开站出指认“乐于助人”的王荣震。据媒体报道,王荣震变身职业维权组织者之后,收入颇丰:


在总的赔偿金额里抽20%的佣金。


当维权成了生意,而不是为了保护合法权益的时候,律师们普遍认为,这就涉嫌敲诈勒索了,建议主机厂商联合起来向有关部门反馈。


不仅如此,王荣震在组织维权时还会要求经销商们签订协议,内容包括不允许和汽车厂家私聊,不允许退出维权联盟等,如果违反:


每个项目每次要向每家经销商赔偿50万元。


这个桥段大星在《古惑仔》里看过,暴力社团中层干部陈浩南睡了兄弟的女人,大家每人烫他一个香疤。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我们来日方长。🌿

Scroll Up